佳作 / 吴彦澄 / 槟城

愿您永远不老

    那天偶然翻开书刊的一篇文章,文中的一行字让我久久无法平复情绪,“父母是我们和死神之间的一堵墙,父母一没,你就直面死亡”。一遍一遍地嚼着这行字的含义,母亲近期的口头禅直缠绕着我的思绪,“如果一天我突然死去,你们该当如何?”。我从来都抗拒直面面对死亡离别这类课题,往往就以“你还年轻”,“不会这样的,你不要乱说话”,或是直接转移话题作结束。其实我不是从来没有想象过这种局面,但每每想象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摇头,试图把这种想法甩开。

    今年3月,马来西亚子民猝不及防的被迫“假期”,我和母亲在一起的时间大概是打我出生以来最长的几个月了吧,也应该是我最常听见这句话的时期了。我们母女的关系就属于距离远的时候会彼此挂念,关系特别要好;距离一旦近了,就会觉得好烦,容易起争执的类型,所以我其实很害怕长时间和家人待在一起,我更喜欢独处。

    尽管我理解母亲开始步入更年期,又因家里事的缘故,心情一直是郁郁寡欢,但我好不容易从大学回来,又需要每天上网课,着实不太想接收这么多的负能量。然而我俩的脾气似乎不容许我们在这四个月中一直和睦相处。首先,我是个特不喜欢嘈杂环境的人,尤其在我上课、做作业、思考的时候,我对于任何外来声音都是很抗拒的。但大概是我和姐姐长期在外地上学,她独自在家渐渐依赖电台的陪伴,她刚起身不久,家里的收音机就要开始营业了。待我起床要研究学业课题时,总觉得外来声音好烦人,好几次因为这件事我们僵持不下,大约是以吵架收场,或是冷战结束。

    另外,在校园宿舍呆习惯了,我总是在我自己完成课业或自己的小目标后才会离开自己的学习桌,但在家就不一样了。时而听见“妹,你过来一下……”,“妹,你快去把xx收了”,尤其当时自己需要上网课做功课,而母亲因疫情关系暂时没能工作,自己狭隘的心里还是有些许不平衡的,我心情好的时候还会立刻起身帮忙,但我的暴脾气被激发时甚至还会顶撞她。我承认,尽管我后来完成了她交代的事,但我不给她好脸色看的确是很大的错误。

    我常常觉得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双面人,每每犯错,在我的火气消了以后,我都会自我反省,每次都愧疚不已。我不停回想,我要是先深呼吸再回应,结果是否会有改变,每每答案都是一个是。最让我内疚的一件事是几乎所有朋友都觉得我是一个脾气好,不太会发怒的人,但我呈现给自己最亲的家人却是这副鬼样:怒发冲冠、青面獠牙,极其丑恶。

    更甚的是,我常常还觉得自己是感性的人,因为当我看到电视节目、新闻或是书中的故事特别感人时,我的眼眶都会变红,眼泪情不自禁地要往下掉。像这样为陌生人的事情而颇有感触的自己,为什么就不能对自己的家人好一点呢?我不明白为何自己每次翻脸比翻书快,在家人面前,脸色很容易沉下来,很少和颜悦色地同他们说话相处。

    大概,母亲心里觉得最重要的一点是缺乏孩子的陪伴吧。从大学回来,我的惰性是越来越重,每天早晨只要没有早课就不肯早早起身,然而母亲觉得早晨就应该要走去早市购买新鲜食材,而且也会提及年幼的我是多么的听话,为此我俩又产生了分歧。我会提议我们下午再去其他菜市,或直接到商场购买食材等,但母亲总觉得只有早市的食材才比较新鲜,也能有熟人帮忙挑选。再者,我提议我们一起乘车去菜市,因为我不想顶着太阳,又要拿着大包小包的食材走回家。此类建议都会一一被否决。再后来,有时她懒得把我叫醒了,就会自己一个人早早地走去菜市,买了各种各样的食材回来,尽管觉得很费劲,她也不肯驾车过去。就这样,这些大大小小的事儿一直影响着我们的感情,使我们产生隔阂。

    一天早晨,太阳早早地透过窗帘照了进来,它的金黄色如此耀眼,迫使我起床。坐起身来,我瞄了一眼墙上的月历,又是个星期日,母亲大概又自个儿出门了,那时大概也在回家的路上了吧。我起身洗漱后,站在窗边望着屋外的街,果然,母亲两手都提着沉甸甸的食材正在走回来。她边走,边掏着家钥匙,看着分外狼狈。我心头一酸,又想起了前几天的早晨……我起身的时候,母亲早已归来,正准备着我们的午晚饭,站在楼梯间看着她的背影,汗水早已浸湿她的背,肉眼可见她衣服湿了好一大片。她正去虾壳呢,不知我跟她提了多少次,要是没有已去好壳的虾就别买回家了,但是她买了一次又一次,那还不晓得已经是她第几次自己站着剥虾壳了。她心中大概一直记着我是爱吃虾的……

    母亲了解我,绝对胜过我自己,有时候我的一个小眼神,她便看透了我的小心思。母亲爱我们,绝对超过我们爱自己,也胜过她爱自己。曾经,她不需要下厨,但如今她却在非工作日都得站着几个小时,只为准备食材和午晚饭。我从来不介意吃快熟的食物,但她始终认为惟有自己煮的食物最健康,我却还常有嘴欠的时候,挑三拣四。母亲心疼我们,多过心疼自己。自小,我常常是最后一个从校门出去的孩子,从原来很介意保安的目光到后来的装作若无其事;但是,母亲似乎看破了我给自己的盔甲,她总在自己能早一些从工作脱身的时候就赶紧带我回家。

    然而,她对自己总是很苛刻,常常不舍得吃东西,每次煮了以后只是少少的拿一两勺来吃。有人说,女生都是爱美的,但我在母亲身上却完全看不出,梳妆台上的化妆品很少很少,有的也已经过期;口红也只在重要日子时派上用场罢了;衣橱里的衣服都是从以前穿到现在的,很少会看她给自己买衣服。外婆会说她,我们也会念叨她,但她从来都是一笑而过。我看着心疼,却也无余力,自小我渴望长大能赚钱,为的不就是能够给她日后看菜单不用看价钱,买衣服不用看标签,身体不好不用自己在家找药吃,也可以买些化妆品吗?她,曾经也是个女孩呀!

    转念一想,在我真正能赚钱以前,我这个经济、思想、精神都还不独立的孩子,不是更应该以更好的自己,每天微笑对待和孝顺母亲吗?我自惭。

    世界要多一点谅解,母女间要更多的包容与爱。在这个碎片化资讯的时代,尽管我们容易心浮气躁,我们还是得多多陪伴我们爱的人,珍惜当下,才能拥抱更美好的将来,因为来日并不方长呀!曾在慢综艺《朋友请听好》中听过一句很有意思的话,“那些被计较耽误的亲情,是记忆深处来不及珍惜的存在。”我不想有这样的遗憾,我想成为那个起床后看见母亲会开心地冲去抱着母亲的孩子。

    写至此处,楼间传来的收音机声响听着似乎也挺舒服的……

    妈妈,愿您永远是照相簿中无忧无虑的少女,女儿爱您!

 

版权所有·侵权必究

佳作-黄祖儿-游戏光仔